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李天刚发战乱财一夜暴富 冉鸿图走下坡路日落西山(下)

更新:2018-06-27 15:56:25 来源:达州晚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庞岚月

朱老汉摆龙门阵

朱全森,年已耄耋,几经沉浮,淡看风云。性情豪爽,心直口快,人称“整不死的程咬金、”“犟拐拐”“。从事30余年达州地方志的编撰,著有《那年那月》、《烟云苍茫》、《为生命留言》。

“达州多少事,都记脑海中”,白云苍狗,世事如棋,居诸迭运照凡尘,莫让往事随人去,所以,今日“倚老卖老”,听我朱老汉为诸君摆摆达州往昔那些事。

1945年农历九月,冉鸿图叫管家先生李××去宣汉县,将所收某佃户的租谷用木船运到达县城卖给某某加工房换米吃用。李管家去宣汉县不久的有天中午,一位姓张的木船老板,周身湿透,扛着一根船桨气喘吁吁跑到冉家,不住地大声嚎啕:“八老爷呃,这怎么对得起您……我那运谷子的船,在罗江口罐子滩被浪掀沉了……”冉鸿图听说沉了船,便问人的伤亡情况,张老板便说“算我和水手命长,各擎一条船桨划上岸来了。”这冉鸿图总算善良之人,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便叫杨跑跳给张老板换一套干衣裤穿上,安排午饭。张老板酒足饭饱之后,不住地“道谢”,并给“八老爷”打躬作揖、磕头,感谢“八老爷”的宽容。临别时,这心知肚明的杨跑跳把张老板送到门口抿嘴一笑,张老板轻声说:“我晓得安排”。

原来,达县罗江口场河坝是达县著名粮食交易市场,逢农历一、四、七日,平昌、通江、宣汉县部分乡场的“背二哥”把粮食运到罗江口河坝出售,粮商用木船运往下游各码头,甚至运往合川、重庆。这张老板把几千斤稻谷运到罗江口低价出售之后,制造沉船假现场,个人扛着船桨走到高家坝下面双滩子跳进州河,泡湿衣裤再去向“八老爷”陈情。这件“事故”当然不是张老板单方所为,也许这“李先生”既是编剧,又是导演。但难以瞒得过深谙世事的杨跑跳。至于粮款怎么分配的,只有张老板和“李老生”明白,自然也少不了杨跑跳的封口费。

上述奇谈,在冉鸿图破产演义史中只算得上“小儿科”。

1947年,冉家“大展鸿图”戏即将谢幕,所剩田产甚微,年收租谷除缴纳田赋、捐派款项之外,一家人的基本生活难以维济。俗话说:“大船烂了还有三千钉”,日用开支不济,便变卖家中值钱与不值钱的衣服、家具和首饰。

民间有“六月六,晒衣服”传统习俗。有年农历六月初六,冉家在院坝里晾晒衣服,摆出48件皮衣,据说其中那件东北雪貂皮衫是其镇家之宝,此物引起朱族幺房长辈朱××的关注。这位长辈在朱家沟说来算不上一流人物,也非等闲之辈,当过地方副保长,在石龙溪桥北开个小店,接纳一些形形色色的地方人士。他耳闻眼见个别人轻而易举用冉家的油炸冉家的骨头,也想洗涮冉家,便盯住那件貂皮衫子。一天,冉鸿图在朱××小店闲聊,似乎有穷困潦倒之意。朱××大喜过望,认为天赐良机,便显示极其同情、关心神态“开导”这位日暮途穷的“冉八老爷”。

这朱××本是长辈,为有所图,便自轻自贱地说:“八老爷,我比你还皂孽(地方话,可怜可悲)些,快40岁了,行囊空空,上有老,下有小,在这路边开个小店,本小利微,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自觉有些丢人。话说转来,古人说‘花无百日红,人无永世穷’,世事如棋,人活百岁,哪有三万六千天都是快乐的?天上五斗星君都绕着七斗星君转,六十甲子运行有常,时势运气无常;时逆金变铁,运来铁似金;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是您懂得的。人倒霉是暂时运气欠佳嘛,时运一转,一夜变富也不是诧事。所以,您不要自怨自艾,更不能自暴自弃。古人说‘吉人自有天相’,您一辈子心地善良,福禄财神总不会绝您生路。”冉鸿图对这玄乎兮兮的话信一半不信一半,不住地摇头叹气。双方喝了口茶。朱××再给冉递一支“金骆驼”卷烟之后,慢条斯理地继续说:“我最近正在谋划一件挣大钱的事,只是没有找到伙计。”冉问底细,朱××欲言又止,还神秘兮兮地说:“过几天找你商量。”

隔了几天,冉鸿图又到朱××家探询挣大钱的事,朱××说:“您知道当今市场上食盐奇缺,盐价暴涨不说,还买不到手。我有个相好的亲戚,在川东云阳经销食盐,在万县有经销店。我与他商量过,他答应可以想法弄些云阳盐到达县来。但盐是专卖品,紧俏货,既要买通关节,还不能赊销。我手长衣袖短,哪里去找这笔本钱,如有您‘八老爷’撑腰就好了,说不上一本万利,至少也有三四倍利润。”这位“八老爷”觉得朱××说得有点门道,是有利可图的好事,也愁拿不出本钱。朱××又说:“把您祖辈遗下来的黄金白银变卖了,岂不是死宝变成活宝”?冉说:“金银早已卖完,现在只剩那件值钱的貂皮衫子了。”“那也行嘛。把那东西带到万县去找个当铺典当了做本钱,盐运回达县卖了之后,拿利润去赎回来就对了。至于利润嘛你七成我三成。”冉表示同意。朱××又说:“为了稳妥,我明天就去万县,把事情弄得巴巴实实的,回来再作商议。”过了七八天,朱××回来与冉商定,选定黄道吉日启程。

这冉鸿图也许是“水淹惨了,为了活命牛王刺也去抓一把。”届时,他和朱××头戴礼帽,身穿宽袖长衫,带上皮衫各雇一乘滑竿,各怀所图到万县去。住进旅店之后,朱××的那位“相好的亲戚”即来拜望,“八老爷前,八老爷后”恭维不止,把这笔赚钱生意吹得天花乱坠。第二天,一行三人把皮衫拿去当铺验货,真是奇货可居,以200银圆把皮衫典押了,并书面约定60天为典押期。中午,三人饱餐一顿。下午,朱××假惺惺地说:“八老爷,万县到云阳还有一二百里路程,免您劳累,给您留20个大洋,您在这里耍几天,我们到云阳去运盐。”冉鸿图本性是个贪耍的人,当然答应。当天下午,朱××和他“相好的亲戚”便拜拜了。

冉鸿图在万县耍了7天,却不见朱××身影和运盐的信息,才发觉是“赵巧送灯台,一去永不来”,去问当铺老板,其回答是“不知道”。冉鸿图这才意识到受了骗,赶忙启程,两手空空灰溜溜地回到达县。

这起骗局当然是朱××、“相好的亲戚”和当铺老板三人所为。

朱××把皮衫弄到手之后,带到湖北宜昌卖了(有人说售价500银圆,有人说是800),分赃之后,朱××不敢回达县,到重庆宪兵司令部投靠族兄朱某,在重庆花天酒地玩了3个月,又通过族兄的关系,在达县专员公署保安司令部混了个挂名副官,于是大大咧咧回到朱家沟。个别人指斥朱××行骗,可他却反驳“这件事不要错怪我,哪晓得盐是专卖物资,不能走私,这笔生意违犯禁政,盐被没收,我如果跑迟了,还会被抓去坐班房。”

冉鸿图又吃了哑巴亏。

嗣后几年,生计日蹙:“门前冷落车马稀,夕阳西下难追忆”,佣人、管家也自谋前程。1951年土地改革,冉鸿图成了货真价实的破产地主。老家少许田产、庄房被依法没收,至于“浮财”一无所有,朱家沟的住宅是亲戚所有。因他一生与世无争,没遭农民斗争,没受体罚。子女都有文化,都在文教、商贸部门工作。自己懂中医,在西城街道卫生工作者协会行医,以致有些人说冉鸿图是因祸得福。1953年冬有天晚上,我在城内马蹄街小食店见到那位幺姑,她很热情地叫我去她家作客,我说“不去麻烦您老人家”,她很不高兴地说:“你姑爷这阵对了,是医生了!”

真是:三富三贫不到老,回头浪子也是宝。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