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 

天明山寻根记

更新:2018-06-22 15:36:29       来源: 达州日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庞岚月

□黄北平

最近,我陪父亲进行了一次寻根之旅。寻我曾祖父的葬身之地。说起这次寻根,感叹多多。

清道光年间,我的曾祖父黄代爵因多次考举人未中,精神受打击很大,抱着不混出个人样就不回家的决心,从南江县仁和乡黄家碥到陕西汉中城固县天明乡开药店,悬壶济世。可惜天不假年,40多岁就撒手人寰,葬在城固县天明山上。

曾祖父去世时,祖父黄明光才十来岁,曾祖母含辛茹苦,送祖父进学,使祖父成为方圆几十里有名的文化人。1933年,红军到达川北,建立起川陕苏区,祖父积极投身革命,被选为南江县仁和乡的苏维埃政府主席。可惜张国焘搞肃反扩大化,将祖父黄明光打成所谓的AB团,于1934年被冤杀。虽然改革开放后政府给祖父平反昭雪,父亲也费尽心血追寻祖父在何处被杀,死后葬身哪里,历时多年,渺无结果。

父亲1930年出生,祖父被杀时才4岁。父亲1948年参加地下党,1950年参加志愿军,临行前,受祖母嘱托,到城固县天明山去祭拜曾祖。在父亲的记忆中,曾祖葬在天明山上离天明寺不远的地方,他曾到曾祖的坟头去烧过香,叩过头,并托也在那里开药店的族人黄国金,请他帮忙照看好曾祖的阴宅。黄国金不但当即点头同意,还当着父亲的面,向他那六七岁的儿子黄桂华交待,就是自己死了,也要让黄桂华接着完成我父亲的嘱托。

父亲入朝,英勇作战,虽然被美国的炮弹震聋了耳朵,但还是幸运地活着回到了故乡,还荣立二等战功。复员回乡后,由于“运动”不断,父亲在政治的波涛中沉沉浮浮,上要奉养寡居的老母,下要艰难地抚养我们六个兄弟姊妹,就把去天明山祭拜曾祖的事耽搁了。随着父亲由青年变成壮年,由父亲变成祖父,继而升格成曾祖父,越老越恋旧,越老越感恩;特别是进入八十岁后,竟不时叨念起印象模糊不知尸埋何处的祖父黄明光和根本没有蒙面的曾祖父,而且表达出一个心愿——祖父掩埋何处无法寻觅了,但将来一定要再到天明山去看看曾祖父的坟茔,最好是将曾祖父的灵骨迎回黄家碥,让他老人家魂归故里,与曾祖母和族人在另一个世界团聚。

有一次,父亲当面向我提起要到天明山寻根的事,我当即答应,一定抽空陪同。可我答应是答应了,却并没有把这当成一件紧迫的事来办,一拖好几年,那“空”也没有抽出来。之所以陪同父亲的寻根之旅迟迟未能成行,除了杂事缠身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来日还长,等以后有了空闲时间再陪父亲寻根不迟。

不久前,一件事深深地刺激了我的神经,使我立即陪父亲走上了这次寻根之旅——我和科普作家刘秀品合作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第二父母》,由北京新星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书中歌颂了教过我的小学、中学、大学的几十位老师,其中的杨绍文是我高中时的校长兼政治老师,对我的成长教诲很多,书中占有上万字的篇幅。该书出版后,我就打电话给杨校长,准备将书专程送到他的家里去,他说“你抽空带来就是了,不急不急”。我没有专程送书,一直拖,拖了几个月,拖到《第二父母》第二次印刷后,我也没有抽出一个“空”。就在几天前,我突然得到消息:杨校长因脑溢血已悄然仙逝。这让我痛悔莫及,欲哭无泪。《第二父母》本来是感恩之作,可直到杨校长离开这个世界,他都没有看到我这位学生对他说的掏心窝子的感激话。他离开这个世界了,却把无尽的哀思和深深的内疚留在了我这个学生的心里。

也正因为杨校长的不幸离世,使我突然对父亲想到城固县天明山寻找曾祖父坟墓这件事警觉起来:人可以诚实地总结过去,但无法精准地预测未来。虽然父亲身体硬朗,但毕竟已经89岁高龄,如果像杨绍文校长那样,将父亲的良好愿望给拖黄了,那不但将给父亲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而且不也要给我留下深深的负罪感么?决心一下,我就告诉父亲:请做好准备,尽快到天明山寻根。

父亲一听说我要驾车陪他到汉中去,特别高兴,晚饭时还主动喝了两杯。5月27日,我开车陪他老人家前往汉中。由于过于兴奋,父亲头天晚上连觉都没有睡好,从不晕车的父亲在车上竟头昏脑胀,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我只有低速行驶,把车尽可能开得缓慢平稳。原计划当天抵达汉中,可才到南江光雾山镇,天就黑了,我们只得在光雾山镇住宿休息。28日中午10时,我们才到达天明镇。

在父亲脑海中,镇子里有一座桥,桥头有一棵大黄桷树,族人黄国金的房子就在桥旁边。天明镇不大,我们问了两个老人,就顺利找到了那座桥,也找到了黄国金原来的住处,但黄国金三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人世。他的儿子黄桂华,比我父亲还小十多岁,也在两年前去世了。如今桥还在,房屋还在,故人已去。真乃物是人非事事休,花开花落水长流也。

来一趟天明山寻根不能这样无功而返啊。父亲只得找到黄桂华的一位亲戚,带路到天明山寻根。那位亲戚根本不知道曾祖父坟埋何处,只能凭着一腔热情带着我们在天明山上转悠。雄伟壮丽的天明寺已于“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掉,连遗址都不复存在。父亲抬头看天,天空一片白茫茫;低头看地,大地一派青葱葱。岁月更替,地貌变迁,哪里寻得曾祖父坟茔的踪迹?转了几个小时,把父亲都转糊涂了,也没有找着曾祖父的阴宅。

连日的奔波劳累,父亲的体力已严重透支,万般无奈,只得带着对曾祖父的深情眷恋,在一个小山包旁,把落叶和松针移开,点上专程从达州购买的香烛和金表纸,跪在地上,流着眼泪,边叩头边喃喃祷告:“我这个不孝子孙来晚了,让你老人家的魂魄都回不了家,敬请原谅。”之后又在山上捧了一袋泥土,挖了一株长青树幼苗,带回四川,把那袋土撒在南江黄家的祖坟里,把那株常青树苗栽进黄家祖坟的墓地,代表曾祖已魂归故里,与黄氏族人团聚在一起,永远护佑黄家子孙,喜乐长安。

陪同父亲的这次天明山寻根之旅虽然并不圆满,但父亲似乎很满足,因为他埋葬在心底几十年的愿望总算完成了。有些事要看结果,不看过程,而有些事既要看结果,又要看过程。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