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 

父亲的煤担子

更新:2018-06-22 15:36:09 来源:http://www.dzrbs.com/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庞岚月

□杨祚华

铁山西麓的管村平坝,举目远望是一片片葱郁的庄稼,一间间农舍星罗棋布,间或看到田野里几棵稀疏的树木,少有可做柴禾的枝叶藤蔓。多少年来,平坝上的人家,大都以烧煤为主,那煤担子就在农人的肩头晃晃荡荡,悠长的岁月充满苦涩酸甜。

农忙侍弄庄稼,农闲上山挑煤回家,是父亲的人生履历。农闲时的一个傍晚,父亲站在院坝头,抬头仰望天上闪烁的星斗,“明天是个晴好天气!”他便把两个黢黑的煤篓归拢,查看上面几根细长的麻绳结实与否,把那根弯弯的扁担放置一起,再喊上院子里的几个青壮劳力,“明天上山挑煤炭咯!”

晨鸡鸣叫第二遍,母亲起早煮了白米干饭,父亲吃过饭后,肩挑两个煤篓,在月色朦胧中,和几个人悄声说话,迈上了上山挑煤的路。这时还是月明星稀的凌晨,母亲开始砍猪草、备牛料,我们几兄妹在迷迷糊糊中又渐入梦乡,直到天色大亮。

晌午时,屋后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父亲和几个人挑煤回来了。他们赤背露胸,身上淌着大滴滴的汗水,肩上的扁担一闪一闪悠悠颤动,吱嘎吱嘎地响起律动的声音,宛如飘来一支悠远清亮的歌谣。母亲迎进父亲的煤担子,双手捧着乌黑晶亮的煤炭,脸上绽开欣喜的笑容。

洗罢一张黝黑的脸,父亲坐在门前阶沿石上小憩,接过母亲递来的一碗红苕饭,囫囵吃起来,脸上荡起一丝凯旋的微笑。然后,对围坐在身旁的乡邻们津津乐道:那山里小煤窑的煤炭块煤多、煤质好,熬火耐烧,赶紧挑几担存放在家里。

乡邻们堆起笑脸,半是羡慕,半受鼓动,纷纷邀约明天上山挑煤。那一天,生产队的人仿佛一次集体行动:天刚麻麻亮,上下院子的男女老少吃过早饭,不停地吆喝,或挑着煤篓,或背了背篓,二三十个人走成一条长长的线,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浩浩荡荡地开赴铁山上的小煤窑。

走过乡间小路,穿行山涧沟壑,攀爬于铁山茂密的森林里,人群中不时爆发阵阵笑声。父亲是个喜乐人,一路讲故事,说笑话,逗得姑娘小伙子们脸上笑开了花。爬上铁山凉水井的一个小煤窑,看到煤坝上堆放着小山似的煤炭,他们惊喜不已,一个个使出全身力气,将大块优质煤装得满满的,待称秤付过钱后,便背挑着下山了。

背挑着一背背、一挑挑沉重的煤炭,缓缓跋涉在崎岖坎坷的山路上,粗重的喘气声淹没了姑娘小伙子们的欢笑声;一个个大汗淋漓,脸上如酒醉般通红,左肩压痛了换右肩,右肩压痛了换左肩,两个肩膀压得红肿受不了了,放下担子轻轻揉两下,坐在树荫下休息片刻,又背挑着煤炭奔走在回家的路上。人们一路走来,渐渐拉开了长长的距离,担子沉重的人,远远落在了后面。家里来接煤炭的人走来了,走得远的,来到了金窝小街,吃过一个温热的饭巴团,步履蹒跚地回到家里,已是太阳遥遥西斜。

一挑煤百十来斤,一家人煮饭兼煮猪牛饲料,也就烧个十天半月,还得十分节约。后来,多数人家里有了手摇木质鼓风机,不论煤质如何,一经鼓风机的助力吹风,增大了熊熊火力,也节省了部分煤炭,但还是要上山挑煤,总是很劳烦的一件事。家里一旦卖小猪儿有了钱,母亲请来手扶拖拉机上山拉煤,一吨煤可供家里用上大半年,但那样的好事情是极少的。

那年夏天,父亲和院子里的巴儿借来一辆木板车上山拉煤,一次可拉七八百斤,这样大大减省了人力。那段时间,父亲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对寻常生活有了满足感。不久后,他们又一次上山拉煤,我对巍巍铁山充满好奇,一同跟了去。在铁山半山腰的煤窑,父亲和巴儿装好一车煤,巴儿架着车辕,父亲斜挎绳索拉车,只有十二岁的我,跟在车后埋头推车。

弯坡道漫长,且有三两个肘部形的急弯。木板车驶出煤坝,刚驶向下坡路,不知为何就以惊人的速度飞驰起来,以致父亲和巴儿一路飞奔。我晃眼瞥见他们惊慌的神色,只有睁大惊恐的眼睛跟在车后慌乱奔跑,听见他们嘴里不停地惊呼:慢!慢!慢!下坡路坡陡路长,木板车极速驶出一百多米,车轮与路面滚动摩擦,陡然“嘎——”地响起一道悠长的尖厉声,公路上留下两道黢黑的长长车辙,木板车一阵摇摇晃晃,终是停靠在转弯处的一堆碎石上,煤炭散落一地。

父亲和巴儿惊出一身冷汗,猛然一看公路左边是几十米高的悬崖,倘若不是这堆碎石及时阻挡,险些就直冲深沟坠落下去,将是车毁人亡的惨剧。我呆呆地站立一旁,吓傻了一般。

战战兢兢地拉煤回家,父亲对母亲说起当天遇险的惊魂一刻,母亲大为埋怨。自此以后,她就再不准父亲用木板车拉煤了。可日常生活需要用煤,还得继续挑下去,父亲仍然每隔十天半月就上山挑煤。

到了寒冷的冬天,村里上山挑煤砍柴的人更多了,每天早晚都是一路路的人。一担担煤炭挑回家,村里那一间间黝黑的房顶上,就袅袅飘升起了淡蓝色炊烟。

父亲肩上的煤担子,一挑就是几十年,挑出了几多汗水和心酸。只要想起家里可爱的儿女们,父亲总是乐呵呵地露出一张笑脸。那年父亲不幸积劳成疾,终于扔下了沉重的煤担子。而今乡下早已不再烧煤了,用上了快捷方便的电和气,乡间小路上再也看不到当年那一路路为生活奔忙的人了。

父亲逝去多年,他生前想不到还有不烧煤的日子,他若九泉有知,该是何等的欣慰!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