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给父亲写信

更新:2018-04-27 10:51:45 来源:达州日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尹可

十九岁那年,我第一次出门远行,到部队的当天晚上,班长说:晚上没事儿,都给家里写封信吧!

许多新战士都趴在行军床头写信。他们都在写什么呢?也许是报个平安吧,可我却没有下笔。能到部队当兵,那是我们家的荣耀,父亲的“中右”帽子才摘不久,我就参军到了部队,那不仅是我的平安了,想来还是父亲和亲人们的平安。

我怕写信,仅这信抬头那一个称呼,“亲爱的××”,我都不好意思大胆地写出来。我是一个来自乡下,还不失腼腆的小伙子,也是一个十足的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木头。虽然在村小学的语文课上,老师早就教我们学过了如何写一封家信,还安排了一次“实战”演习,要我们给远方的亲人写一封信。

回想那次写信练习,还真是一次极富刺激性的作业。可是,生在小山沟里的我,哪里去找一个远方的亲人呢?我的大姐姐出嫁到了外村,离我家也不过三五里路,要是给大姐写封信,估计会有不少的同学讥笑。好在我的二哥是个木匠,在广元的苍溪县做木活手艺。二哥在外每年能挣上一笔钱回家来,补贴家用。他是我那时的偶像,我也希望长大以后能像二哥那样,有一身本事,能给家里挣上一笔钱。我的第一封信是写给我在外做工的二哥的。那是一封没有付邮的书信,写在小学四年级的作业本上,老师还用红水笔给我浓墨重彩地判了个“优”。

我来自穷乡僻壤的农村,在部队当兵时深知乡下农家的困境,每月那不多的十来元津贴,几乎全都寄回了家中。这不大的一笔款子,代替了我的万金家书。父母由此知道我在部队干得很好,也很有出息——我只能这么来证明自己了。

到了部队,我也曾梦想做出一番事业。第二年报军校时,那时上学的指标很少,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仅有的一次希望从此落空。我人生的出路在哪里?困惑当中,我提笔给父亲写了一封信。

解放前,父亲就开始在一所小学任教,按老百姓的说法肚子是有点墨水的。“文革”中父亲被打成“中右”下放农村,当时也算是我们村最有学问的人。他回复我的书信,当时我大约没有读懂,只知道他让我不要灰心,他正在找县上有关部门要求落实他的政策,要求解决一个子女工作。他希望我退伍回乡后,能为我谋一份安身立命的职业。那封信,后来还是被我遗失了。退伍回乡后,父亲已去世好几个月了,临终前哥姐要发电报,叫我赶回去。父亲强烈抵制,他急切地挣扎起来:不要让成林回来,不要让他回来……

我最终还是回去了。站在父亲的坟前,回想这个予我生命、教我自强、给我慈爱的老人,悔恨和愧疚充溢心头。我给了父亲什么呢?我的任性、恶作剧、不好好上进?我曾千百次伤害过他的心,他一生从未责骂过我一次,我多么希望他能从我眼前的黄土中站起来,继续给我以人生的教诲……

父亲离开我们有十五年了,在自责中,我能聊以自慰的是我平生给他写过一些信。在那些信中我说了些什么,已回想不起来了。但我只是记得,我给父亲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论贫穷和富有,我都深深爱着他。

□李成林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