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追忆舅父二三事

更新:2018-03-30 10:02:17 来源:达州日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尹可

沉默的周铁嘴

舅父去世前,已经瘦得像麻将牌上的一根二条。

舅父小时候是有名的周铁嘴:天上飞的岩老鹰,他都能哄到锅里去;逗号大点儿的墨蚊儿,他都分得出公母。岩上岩下沟里沟外的孩子里,他自然就是王。我外公外婆给他娶了大他两三岁的我舅妈,原以为野马这下上了笼头,谁知舅父却跑去考了大学。他是我们那一带1949年之后的第一个大学生。

1961年他从西南师范学院生物系毕业后,却因为家庭成分地主的缘故,舅父离开号称“川东小平原”的开江任市镇良田美池的故乡,到了大巴山深处一脚踏三县的宣汉柏树中学教书。就此,同妻儿父母分居于百里之外。温文尔雅丰神俊朗的他,数十年清苦落寞,数十年寒刀霜剑,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暗雨打窗孤灯飘摇,鬓毛已衰乡音已改,经年离索青春不再。他像风雨中山顶上孤伶伶的电线杆,自始至终静默着,静默着。

除了上课和给学生解疑答惑外,整日里就是半张着嘴,露着白净的牙,脸上挂着来自内心的谦卑微笑,人似乎也就有些迂里迂气痴里痴气。无论别人说什么,无论子侄还是学生怎么打闹癫狂,他就只是看着,看着,谦卑地微笑着,不说话。问急了,才挤出“啊啊嗯嗯”几个字。

昔年农村穷困艰危,柴米油盐得斤斤计较,妯娌邻里吵架角逆是家常便饭。假期里,舅父回了老家。舅妈和妯娌吵架,火星撞太阳,天都要吵垮。舅父还是只是看着,看着,脸上谦卑而忧伤,半天喃喃出四个字:“少……说……半句……”他声音小,也没人理他。吵架的依旧一边劳作,一边狂吵,直到她们声嘶力竭嗓倒喉哑。舅父还是一味沉默着,因为这一切,说到底,他无能为力。

柏树中学月潭坝同转的人,提起周芳茂周老师,个个都说:“周芳茂啊,就是个滥贤惠儿!”他们把“茂”字儿化音成了“妹儿”的合音,这个“滥贤惠儿”虽是“滥好人”的意思,但也夹杂几分调侃。舅父于此依旧只是谦卑微笑,沉默着,沉默着。舅父是讷于言而敏于行,还是口锐天钝目空鬼障?多角果油菜

是“寂寞默默沉默沉入海”吗?不,舅父不是在沉默中沉沦,而是在沉默中奉献。

大学里舅父崇拜着培育出300多种果树新品种的米丘林,理想就是做个植物育种家。他是公办教师,一日三餐尚能果腹。可他的妻儿他的父老乡亲,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饥年荒月里,芭蕉树观音土都吃尽了,好几个亲人都想着一口白米干饭而咽气。除竭尽全力培养异乡子弟外,舅父不再去梦想当植物育种家,他要用自己的知识为妻儿父母找到一条解决温饱的捷径:提高油菜和红苕产量。

川东北油菜产量低,平均亩产一二百斤。普通油菜,无论什么优良品种,一个柄上也只结一个角果。一次极偶然的机会里,舅父在大田里发现了一株一支柄上结出两个角果的优秀变异单株。“啊……天!”他目瞪口呆,全身颤栗,触电一般。他守在这株变异油菜前,几乎使自己变成石雕。经过四年千辛万苦的选种培育杂交,终于有了28窝95%以上每支柄都结出两个角果甚至三个角果的特优油菜品种。毫无疑问,这种特优品种可使油菜增产2~3倍。

不料,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过几天即可收获,准备来年推广到大田的时候,舅父去省上开一个不得不去的职教会。当他大雨滂沱中连夜赶回时,那在柏中校园围墙外试验田里的28窝特优油菜品种,竟然被人干净彻底地偷走了。舅父当即就瘫软在狂风暴雨的试验田里,大病了半月。此后他不知又找过多少油菜田,却再也未发现那样一株一柄结两个角果的优异变种。堆堆苕

在寻找培育一柄能结多个角果的特优变异油菜的同时,舅父更多地是想怎样提高红苕产量,培育出特优品种。米丘林、李森科关于“人为控制生长条件,或进行有性、无性杂交、驯化等动摇和改变植物遗传性,实现定向培育,创造人类所需新品种”的学说,指导他盯上了红苕这种适应地域广、易栽培、高产且能迅速填饱肚子的作物,他在教学实验中,栽培“堆堆苕”。

柏中的校园里,边边角角都是他和学生们栽的“堆堆苕”那小烽火台一般的泥堆。“堆堆苕”的苕藤,碧油油地滋润着他的心田。终于到了挖红苕的那一刻,“堆堆苕”单株最重14.5公斤,平均每株近10公斤的高产,令他和他的那些几乎全来自农村的弟子们欢呼雀跃欣喜若狂。

然而,娑婆尘世,乐极生悲。一群学生因太过兴奋,你捧一下我捧一下地捧着那根重近15公斤的超级大红苕,奔向办公室报喜:狂喜、奔跑、跳跃,咋咋呼呼。秋雨淅淅的三合土操场上,猛地里,啪的一声响,学生摔倒好几个,超级大红苕被摔得稀烂。捧红苕的学生自知撞了大祸,啊了一声,当场人就瘫软在地爬不起来。跟在学生后面的舅父摇晃了一下,脸色死灰,也坐倒在雨稀稀的操场上,谦卑地微笑着安慰学生:“摔烂了,算了……摔烂了!摔烂了……我们……就吃了。”说着滴下一颗泪。

可是,这种相对于红苕大田栽植法要麻烦许多的“堆堆苕”高产栽培法,农民们却不愿意接受,即便农转非以前我的舅妈和表弟妹们,都从未栽培过半株“堆堆苕”。虽然,舅父通过多年的试验,终于找到一条通过“高埂、浅栽、去尖”,可使红苕大田亩产提高到八九千公斤的科学育栽捷径,但农村农民都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再也不是吃不饱饭的年代了。

少话、出活、慎独、澡雪、多助人。这是上者对士的要求。“滥贤惠儿”的舅父周芳茂先生,上大学后的整个一生,无疑如是。是什么原因使他从周铁嘴变成了周沉默?我曾再三探寻,舅父始终谦卑微笑着,看看我,转过头去,默默无语。

如今葬在异乡的舅父,坟头上早已芳草萋萋,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只怕依然是谦卑微笑静默如山。□钟钦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