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东西城壕巷 道别的日子不会太遥远

更新:2018-01-13 11:08:47 来源:达州晚报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APP

西城壕巷附近的铁匠街

达城城壕巷,

达城的一个符号,

达城的一种记忆。

西城壕巷附近的木厂沟清淤

城壕,即护城河,古代人工开挖、环绕整座城市的壕沟,具有输水、排水、保障城市安全的功能。它与城墙、城楼、串楼都是冷兵器时代的防御工事。老达城四周都曾建有城墙,城墙外修有城壕,后来城墙被拆除,城壕被填埋,并在城壕上建起房屋,形成了街巷。

建在护城河上的东西城壕巷

据民国《达县志》等记载,达城旧为土墙,但城郭不够坚固。南宋端平二年(1235)遭蒙古军扫荡,迫使县治迁徙,官、民罹受灾难。明朝成化二十一年(1485),地方行政当局增筑土城629丈,墙高l丈5尺;弘治年间(1488-1505),达州副使董龄将土城墙砌石,增筑六百二十九丈,周三里五分,高一丈五尺;正德六年(1511),分守参政胡宗道浚濠加垛。清朝嘉靖二十一年(1542),知州郭宝易其石;乾隆三十三年(1768),知州郭联奎请项修建,在旧址上,扩建至七百三十五丈六尺六寸长,周四里多,高一丈七尺,封闭西南门,修缮南面朝宗门、北面来风门、东面迎晖门、西面扬武门,城墙外凿濠。北边祖师楼(今通川区中医院)地势偏高,且系达城“龙脉”,是凤凰头的“颈”,因有数丈未凿。

坐在西城壕巷休息的老人(2016年)

城壕又叫池,古代总称城池,池内蓄水,战时投入生石灰,使水升温,人跌入池不被汤死,也会灼伤。坚固的城墙,沸热的池水叫金城汤池,也有固若金汤一说。明崇祯甲戌年(1634)春,张献忠率部入川由夔州进攻达州城,达州军民联合抵御,张献忠部连攻五昼夜均未成功而退走。时隔六年,崇祯庚辰年(1640),夔关总兵方国安兵败后以五骑走达州,张献忠部尾追前来进攻达州城。这时,达州人李长祥赴京会试后回城,招募1000名地方乡勇会同总兵守城。张献忠部相持五日后退却。由此可见,冷兵器时代城池的重要性。

老房产证照片

由于城墙、城壕防御功能的减弱直至消失,驻防达县期间的川陕边防督办刘存厚下令市政公所在1927年拆除黄龙寺门外的当关第一木牌坊,以及西街口、南顺城街的过街凉棚。1946年,达县市政整修委员会拆除四道城门及西门、北门一带的城墙。因东门至小东门一段城墙地势高城壕地势低,恐影响城墙上的建筑,没有拆除。当时拆下的石头大多卖给天主教办的三善堂修若瑟医院。解放后,城墙大多被拆除,周围的壕沟大多被填平,盖起住房,不少是茅草房。北边、东边修建起来凤路和柴市街。而东门至南门、南门至西门一带,则建起了如今的东城壕巷、西城壕巷。

东、西城壕巷以正南街(翠屏路)分界。东城壕巷,大东街(黄龙寺)至正南街(电信公司),旧称上城壕或东城壕,今约长421米,宽2.5-12米;西城壕巷,自正南街(今农业银行家属院)至红旗大桥,旧称下城壕或西城壕,今约长476米,宽3-11米。

文史专家的初恋曾在东城壕巷

84岁的文史专家朱全森,曾与人标注过清朝嘉庆《达县志》,编写过《达州市志》等。在东城壕巷,他边走边回忆过往。今东顺城巷78号的电信、邮政公司,解放前是黄天成的大院子。他家是佃户,租种着黄家的田地。黄家规定每年八月十五,佃户进城商定续租和缴纳粮食的事宜。到了这天,所有的佃户都赶到这里来,有的背来一升酒米,有的捉来一只鸡,上午不谈事,到了中午就到这条巷子的赖家馆子吃饭。那里包子做得很好,咬下一口直飚油。吃完饭,黄天成要休息,鸦片瘾过足了,等到下午三四点钟时才带着管家来谈事。佃户一个个谈具体困难和收成,请求减租。10多个佃户谈完也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黄天成安排大家照例进店吃饭,晚上住廉价铺。第二天上午,等黄天成休息好后再议事。由于管家事先得了佃户的好处,自然帮着佃户说话,黄天成也只好按佃户一家少缴几斗粮食的要求办理。

他记忆犹新的是,他初恋就住在东城壕巷靠近东大街的院子里,他到女朋友家来过好几次。他记得上首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杜兆南在这里开了个商号,为了方便与重庆、武汉、万县等地联系,家里安了电话,一到夜晚,就通过电话那些地方了解销售情况。当时驻防达县的是一六三师师长陈兰亭,女婿范芝青是范绍增(范哈儿)师长的儿子,在唐姓大院内设立“聚福商号”(老百姓叫聚福),以此为幌子,开设大烟馆和赌场。凡到这里来的商客,不是赌钱就是烧大烟(吸食鸦片)。因为有范大少爷的牌子,凡是去聚福商号的都得到保护。因此,聚福商号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越做越红火。

西城壕巷里的老人老房老城墙

解放前的城壕,是城区大多数贫苦民众的居住地。他们傍城壕用茅草或稻草、篾片捆扎屋顶,其间用少量竹木为柱,以竹篾笆抹泥当墙,盖起草房窝棚,以求栖身,条件十分简陋。当时流传着“茅草房,陷人坑,天下雨,积水深,脚踩下,陷半身”这样的歌谣。

老房子照片

如今的西城壕巷38号、40号,92岁老人严群玉的公公唐财贵、公婆欧洪珍在解放前修有茅草房。唐财贵将在达县申家乡生产的窑罐(酒罐、药罐、坛子、夜壶等),通过船运到西城壕巷,由欧洪珍摆在茅草房旁的170多平方米的坝子上销售。严群玉接手后,一直经营到二十世纪80年代。当年的达城人提到窑货,自然想到这里。解放初,唐财贵夫妇拆掉茅草房,在此基础上修建一楼一底、面积160多平方米穿斗式木房,严群玉老人一直住在这里。她的大儿子唐光葵保存着1954年12月10日,由县长周昌瑞颁发的达县人民政府府地字第0063号《城市房地产所有权证》。房子背靠的城墙虽已看不到,但窑罐门市那段长18米、高1.4米,由条石砌成的老城墙,有些条石虽然已经风化,但仍是达城当年“周四里、高一丈七尺”城墙的见证。前些年,银行修建家属院,在老城墙上加砌1.1米高的砖墙。

达县解放的那年那月(1949年12月)出生在城墙边火厂坝,且一直住在这条街巷上的常龙权。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西城的城墙有5、6米高,拆下的条石做了房子的基脚。壕沟约有3米宽,2米深,小时候还在壕沟里捉过鱼、掰过螃蟹。

耄耋老人记忆中的东西城壕巷

随着城市的建设、时间的逝去,不少老人对东西城壕巷的记忆逐渐变得模糊了。不过对他们居住的那一小段还记忆犹新。

曾在东城壕巷公厕处住过的92岁老人龚汝碧记得二十世纪50年代,这条巷子两边都有房子,有的挨着城墙搭的茅草房,已经看不到壕沟了。巷子很窄,只能容下两个人对过。出生在东城壕巷的熊仕明(71岁)记得,瓦房多,茅草房少,东门口和挨正南街有4间茅草房。从东门上到正南街还有城墙。城墙上面呈鱼肚状,最宽的有5米,最窄的有1米,城墙有5、6米高。小时候,经常爬到城墙上去玩耍,还从上面摔下来过。土产公司的粉条仓库(今农贸市场)就在城墙上,有解放军站岗。他家的房子建在壕沟上,是一个老板修的,听说共产党要来,老板就跑了。他家先租后买,花了50块钱(旧币)买了一间房子,楼上楼下,70个平方。巷子两边窄中间宽,宽的地方可以通汽车,文化革命中叫文化革命大街第三号巷。街上做火炮、染布、打铁的多。

一直住在西城壕巷的83岁赵世玉、78岁杨贵玉等老人记得,二十世纪50年代的西顺城巷是个长巷、大巷。从正街上的中心银行直抵红旗大桥,巷子宽3到5米,约有1-2米深的沟,那时叫阴沟,大西街、荷叶街、大北街等主要街道的雨污水都汇集到这个壕沟。巷子最宽的是黄桷树处龙先成的家门前,对面是今顺城街农贸市场,当年是一个空坝子。旁边与从陈公祠巷下来的水沟成十字形。从正街到红旗大桥,巷子北边依次是达县中心支行、公厕、小路到大西街、五六户居民、窑罐门市、四五户居民到印刷厂(今世纪隆超市)、鸽子巷、花家巷、五六户居民到黄桷树、空坝子(今顺城街农贸市场)、小茶园、两户居民、大水沟、铁匠街、围墙一直到红旗大桥处。南边依次是一品香、过街楼、布市街、几户人家、二民小(今八小永丰街小区)、七八户人家到万寿宫巷、六七户人家到三完小(今达高中永丰街校区)后门、四五户居民到禹王宫巷、杀猪巷、四五户居民到花家巷、龙先成家大院子、十来户到郑家巷,从此处到红旗大桥都有住户,有赵家等几个大院子。住房一楼一底,楼层不高,底楼高一些,二楼楼层很矮。

如今,东城壕巷几乎都建成了高楼,成为电信、邮政等单位的办公场地和民房。西城壕巷从郑家巷到彭家院子(红旗大桥),早已建起刑警大队、中国银行家属院、都市花园、居民安置房等。二民小到禹王宫巷段正在拆迁,这里将打造成漂亮的休闲广场和地下停车场。

不久的将来,达城城壕巷,将成为一个符号,一种记忆。

(本文采写中,除文中提及者外,参考了《达县市城乡建设志》、《达县市市政建设志》等,得到唐光葵、梁世富等老人帮助,采用不知作者姓名的老照片,在此一并致谢。)

 ·本报社区记者 郑景瑞·

城市的符号是

城市的文化,

城市的灵魂,

城市的根。

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传承和流淌。

历史是凝固的现实,

现实是流动的历史。

如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记忆一样,

城市历史的痕迹,

隐藏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是被集体感知的文化认同,

如果离开了历史文脉的延续,

城市就会没有记忆,

没有记忆的城市必定是苍白的。

留住符号,

留住记忆,

创造更多达城新的符号!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