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州公交车|达州日报网广告价格|达州晚报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达州常用电话|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通川区 达川区 万源 宣汉 大竹 渠县 开江
报料电话:0818-2379260  稿件邮箱:823384601@qq.com  通讯员QQ群:243997895

冲出回水湾

更新:2017-11-11 11:56:04 来源:达州晚报


下载移动新闻客户端《掌上达州》赢大奖

□刘秀品

中央电视台前段时间的天气预报都把川东北划在暴雨区,可达城几天没见暴雨的踪影,州河清清亮亮,喜煞了一帮游泳爱好者。这天下午四点过,康巴、杨解和我相约下河,走到位于滨江名苑的游泳基地,发现早晨还清得可爱的州河此时浑水激荡,黄浪滚滚,水位快速上涨。“上游下大雨了,我们到肖公届往下漂。”康巴提议。

走到凤凰铁路桥,发现明月江像一条刚从盘龙石蹿出的劣龙,携满江洪水,横冲直闯,吞水吐雾,轰轰隆隆,奔州河而来,活生生把州河阻断。

明月江发源于开江县的天宝寨,流域面积1926平方公里,而州河的发源地有三个:前河来自重庆城口县光头山,中河来自城口县白芷山,后河来自万源市皮窝乡大横山的白龙洞,流城面积13291平方公里,是明月江的近七倍,从前、中、后三条河中随便挑一条,都比明月江威武雄壮。明月江虽叫江,可它是支流;州河虽是河,可它是主流。

一般人的常识是,主流是河的主宰,支流是主流的陪衬和附属,“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嘛。可此刻,不是“大河有水小河满”,是“大河缺水小河欢”——汹涌澎湃的明月江尾大不掉,以小欺大,喧宾夺主,主宰了州河的流向,凤凰铁路桥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宽达两百多米的回水湾,泡沫、杂草、树枝,在回水湾中呼呼打漩。回水湾往下是黄水,往上是清水。州河与明月江,出现了泾河与渭河的奇观——清黄分明。我游泳几十年,还从没在这样的情况下试过水。看着那些在回水湾里随波逐流的泡沫、杂草、树枝,曾闪起打退堂鼓的念头,但念头也仅仅那么一闪——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试一试?何况还有两位泳友做伴,机会难得,下水!

走到肖公庙老渡口,准备下水。泳友中,我饭龄最长,康巴72岁,杨解68岁,都老大不小的。“今天要请两位兄弟保驾。”未开游,我倚老卖老向他们提出请求。“你游中间,我们跟着。”他们双双承诺。

游到州河中心,因巨大的回水作用,我明显感到游动比往常要吃力得多。从老渡口到铁路桥,也就500多米,平时只需几分钟,“呼”一下就漂到铁路桥,可这天用了将近20分钟才游近铁路桥上方那个突然形成的回水湾。

回水湾的水势表面看似平静,下面旋转的魔力,却将人生拉活扯往奔腾汹涌的波涛中拉。“我们靠紧点,不要分开!”康巴提醒。这时我们靠得很近,几乎伸手可触。“往里游,从那里游出去!别紧张!”经验丰富的杨解指着发出轰隆声响的明月江说,同时挥臂击水,迎头向几尺高的浪里扑去,眨眼间就随着浪涛,漩出了回水,而我再怎么用力挥臂,还是被接连几个浪涛扑开,被回水挟裹着,身不由己从回水湾的南头漩回北头。

“用踩水!把上半身露出水面,避免呛水!”康巴还没漩出去,在我前面不远处高声提醒,同时做着踩水的示范,我也跟着踩起水来。康巴的水上功夫炉火纯青,他在大浪中立着身子,几晃几晃就晃出了漩涡,可我踩着水,还是被浪涛推拉着,无奈地进入难以逃脱的“第三漩”。古人早就有言“欺山莫欺水”,我却人老心不老,到老都轻狂,“不欺山偏欺水”,一下陷入险境!

人不服老不行啊,不承认技不如人不行啊!眼睁睁看着他们游了出去,我成了“单兵作战”,说一点不紧张是假。虽然自己“泳龄”不短,耐力也还差强人意,再“漩”那么三几十分钟没多大问题,但总不能在这回水湾里像一片树叶、一絮杂草、一根树枝那样不停地漩来漩去啊,怎么才能脱离险境呢?

正在此时,第一个漩出回水湾的杨解游了回来,游到我身边喊:“老刘,抓住我的‘跟屁虫’,我把你拖出去!”他见我游速太慢,手和脚的暴发力太小,专门游回来“拖”我。

我大喜过望,也就没客气,左手抓住他的“跟屁虫”,右手划水,他在前面游,我在后面跟,他活像一辆正在爬坡的载重汽车,拖着我这个“拖斗”,向岸边游去。但回水的漩力实在强大,杨解虽很卖力,我也配合默契,但游速相当慢,“拖”了一分多钟,才拖行几米,离岸远着呢。“快松手,牢牢抱着你的‘跟屁虫’,大浪来了!”杨解正拖着我艰难前行,突然发出一声厉吼。一听这话,我马上将抓住杨解“跟屁虫”的左手松开,又用两只胳膊将自己的“跟屁虫”牢牢地夹在腋下。刚将“跟屁虫”抱牢,哗啦啦,一个狂浪劈头盖脸打来,将我一下打入水中,等我憋着气从浪涛中钻出来,睁眼一看,哎呀,杨解和我,相距竟达百米——他随大浪漩到了回水湾的上方,我则漩到了回水湾的下方。

这回水漩涡的力量何等惊天动地!

远处的杨解还在向我呼喊招手,并奋力朝我游来,我在浪涛中起起伏伏,看着远处的杨解,头脑突然清醒。水势如此凶险莫测,人意难逆,即使杨解仁心如天,很可能还是爱莫能助——要是刚才杨解叫我松手我却像个溺水者抓住他的“跟屁虫”不放,不说我会拖着杨解双双被打入水下,甚至会将杨解的“跟屁虫”带子扯断,双双坠入险境。与其继续等杨解来“拖”,还不如自己看准水情,趁势冲出回水湾。冷静出办法,当又一个狂浪向我扑来时,我也学着杨解的样子迎头扑向狂浪。这一扑,真还扑进了天堂之门——狂浪推着我,汇入到明月江的洪流,顺利冲出了回水湾。

“谢谢你们!”在游泳基地成功“收水”后,我真诚地向杨解和康巴表示感谢。“别感谢我们。要感谢‘跟屁虫’!”杨解和康巴同时说。

达州市冬泳协会曾有一条规定:不戴“跟屁虫”不准下水。“跟屁虫”的作用是保护游泳爱好者的安全,但好多人背着“跟屁虫”却从来没有用过,因而产生麻痹,下河不戴“跟屁虫”。杨解和康巴已背烂了几个“跟屁虫”,同样一次没有用上,但他们居安思危,仍然每次下水都背着。“跟屁虫”我一个都还没背烂,这天竟用它脱离了困境,我很幸运。

规矩是无数人用生命和鲜血凝聚成的,不守规矩,难免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如果这天我不背“跟屁虫”,后果很难说。

猜你可能感兴趣的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

最新文章

专题精选

更多热辣图片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图片投稿邮箱:dzcmw@163.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公安备案号:5117003000136